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

<strike id="zvxfh"></strike>

<listing id="zvxfh"><span id="zvxfh"><delect id="zvxfh"></delect></span></listing>

<pre id="zvxfh"><form id="zvxfh"></form></pre>

      <dl id="zvxfh"><big id="zvxfh"></big></dl>

            您的位置 : 花生小說閱讀網 >小說庫 >龍象

            更新時間:2022-06-16 15:09:29

            龍象

            龍象

            來源:縱橫中文網作者:他曾是少年分類:奇幻玄幻/東方玄幻上架日期:2022.06.16

            李牧林死了。 那個為武陽朝出生入死,鎮守邊關整整二十七年的男人死了。 他的棺槨出殯那天武陽城百官齊至,自發前來送行的百姓從神安街一直排到武陽城的西城口。 圣皇姬齊親自到場,焚香祭拜,所謂國喪不外如是。 一切過場走完,大臣們不管是出于真心還是假意的哭喪也都到了口干舌燥的地步。但展開

            本書標簽:熱血 爽文

            龍象角色介紹

            待補充

            龍象章節預覽

            李牧林死了。

            那個為武陽朝出生入死,鎮守邊關整整二十七年的男人死了。

            他的棺槨出殯那天武陽城百官齊至,自發前來送行的百姓從神安街一直排到武陽城的西城口。

            圣皇姬齊親自到場,焚香祭拜,所謂國喪不外如是。

            一切過場走完,大臣們不管是出于真心還是假意的哭喪也都到了口干舌燥的地步。但隊伍卻始終沒有出發。

            坐在金輦上的姬齊眉頭緊皺,已經有些不耐煩了。身旁名為林白的老太監跟了姬齊有些年頭,一眼就看出了圣皇的不滿,趕忙差人去把那個家伙找回來。

            ……

            李丹青被找到時,正在百花樓的雨煙姑娘房間中爛醉如泥。明鏡司的人把他抬到姬齊的跟前,這位李牧林唯一的兒子渾身酒氣熏天。

            坐在金輦上姬齊低頭看了醉眼朦朧的李丹青一眼,那樣的眼神讓周圍的百官噤若寒蟬。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姬齊問道,聲音低沉。

            李丹青渾渾噩噩的抬起頭看向姬齊,他似乎并未認出對方,臉上露出了癡癡的笑容,喃喃言道:“今天?臘月十三。是百花樓雨煙姑娘約我晚上聽曲的日子?!?/p>

            姬齊的一只手伸出摁在了金輦的龍頭扶手之上,雙眼瞇起,眼縫狹長。

            老太監適時的走到跟前,躬身言道:“陛下,時辰已經到了,還是先請李將軍的棺槨出殯吧?!?/p>

            姬齊的手用力的握了握,周圍的百官紛紛低下了頭,一時間噤若寒蟬。

            老太監同樣低著頭,眼角的余光卻注視著皇帝陛下那孔武有力的手臂,額頭上冷汗直冒,直到那只手忽然松開,他方才松了口氣。

            “出殯?!标幚涞膬蓚€字眼從姬齊的嘴里吐出,老太監趕忙起身捏著嗓子大聲傳達著姬齊的命令:“出殯?!?/p>

            等了許久的隊伍終于從李府開拔,哀樂聲起,黑木鑄成的棺槨從府門中抬出,太子親自上前抬棺。此等殊榮,亙古未有。眾人神情悲憫,早在府門外候著的百姓見了那棺槨更是在那時哭成一片。

            雪白的紙錢一路拋灑,鋪滿了武陽城的街道,滿城素縞,哭聲不絕,唯有那位李家唯一的世子,依然神情迷醉的躺在地上,他雙眼空洞的看著漸行漸遠的棺槨,嘴里還哼著那不著邊際的靡靡之音:“燕成雙飛去,妾把郎君尋……”

            “紅燭燃春意,羅裙解半身?!?/p>

            “忽有夜風襲,不見郎君歸?!?/p>

            ……

            李牧林的葬禮落下帷幕,但那位世子的事跡卻早已在武陽城中傳開??缮頌楫斒氯说睦畹で鄥s并絲毫沒有淪為笑柄的自覺。

            從宿醉中醒來時,時間已經到了傍晚,李丹青渾渾噩噩的從床榻上坐起身子。他看了看四周,見自己躺在自家的廂房中,他莫名的長舒一口氣?!皝砣?!”“來人!”

            隨即他便朝著門外大聲喊道,同時站起身子,胡亂的穿好那件還帶著酒污的衣衫。他推開房門,房門外便有一位中年男子低著頭恭順的站在那處。

            這男人喚作周秋申,是李府中的管家,在李府中前前后后干了有二十余年,深得李牧林信任。按理來說這樣的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但李丹青面對他時態度卻依然惡劣:“愣著干什么,給我去庫房拿些錢來,今天我約好了雨煙姑娘要去聽曲?!?/p>

            周秋申聞言低著的身子明顯顫了顫:“少爺,咱們庫房中已經沒錢了?!?/p>

            “沒錢???”李丹青聞聲,頓時雙目睜得渾圓,扯著嗓子便罵道:“我爹戰死,朝廷可是發了撫恤金的,那錢呢?”

            周秋申聽聞這話腦袋低得更深了幾分,藏在袖口下的雙拳死死的握緊自己的褲腿,嘴里悶悶的應道:“少爺今天……今天觸怒了陛下,陛下讓朝廷暫緩發放撫恤金……咱們府中上下如今恐怕也就只剩下十兩銀子不到……”

            “十兩?”李丹青聞言,眼前一亮,伸出手便言道:“給我?!?/p>

            “少爺!”周秋申見他這時還心心念念著那十兩銀子,頓時悲從中來,撲通一聲便在李丹青的身前跪了下來:“李將軍已經死了!這武陽朝沒人再護著少爺了!少爺你醒一醒吧,不要再沉溺那些煙柳之地,你這樣讓將軍在天之靈如何安息?。??”

            周秋申的言辭懇切,字字發自肺腑,只可惜李丹青渾然聽不進去。他宛如魔怔了一般,一腳便踹在了這位年過半百的老管家的身上,嘴里罵罵咧咧的言道:“小爺我要做什么!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把錢給我!然后滾!”

            周秋申本來還想勸解幾句,但話未出口,李丹青便又是一腳踹在了他的身上,吃痛之下的周秋申也不敢再多言,從懷里將府中最后的十兩銀子扔在了地上,隨后便逃一般的離開了李府。

            李丹青從地上撿起銀子,看也不去看那老管家一眼,笑呵呵的便邁步朝著府門口走去。

            ……

            “喲,這不是李世子嗎,這是要去哪里瀟灑??!”才走到自家的府門口,兩位身著黑色甲胄的男人便將李丹青攔了下來。

            李牧林手下的六十萬白狼軍是武陽朝縱橫天下的依仗,整個武陽城中早有這樣的論調——這武陽朝的太子惹得,但李牧林的兒子惹不得。

            飛揚跋扈慣了的李丹青哪里受得了別人的指使,當下便怒目圓睜,大喝道:“你們是什么東西,敢攔本少爺的路!”

            平日里這樣的暴喝,足以讓任何人心驚膽顫,但今時不同往日,李牧林死了。李丹青飛揚跋扈的依仗也就不在了。

            “世子好像還沒有弄明白自己的處境吧,讓你待在家里,是陛下的意思?!逼渲斜阌幸晃患资坷湫χ缘?,他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李丹青,挑釁的味道十足。

            李丹青似乎被對方這般具有侵略性的目光所唬住,下意識的退后了幾步。

            “你……你要做什么?我可是……”他的聲音有些打顫。

            “我看李世子是酒還沒醒吧?要不要兄弟幫你醒醒酒呢?” 那甲士冷笑道。甲士這樣說著,便伸出手用力的推了李丹青一把。

            李丹青這些年聲色犬馬慣了,身子骨弱得一塌糊涂,半點修為都未曾有過,這甲士的力道哪是他能抵擋得住的。

            他腳下一軟,便直直的栽倒在院落旁的泥地里,瞬間便沾了滿身的污穢,那模樣當真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兩位甲士見狀,頓時放聲大笑,嘴里還言道:“哈哈哈!世子這是怎么了?這就站不穩身子了?是不是百花樓的姑娘伺候得太周到了?世子殿下可要悠著點??!”二人說著一同邁步上前,看樣子似乎并不打算就此停止對李丹青的羞辱。

            李丹青也好似被嚇破了膽,在地上狼狽的連連后退,嘴里不住言道:“你們要做什么!”

            “我爹可是武陽朝的天策上將!你們敢傷我?”

            “正因為你是李將軍的兒子,所以太子特地交代過我們,要好生照料世子呢!”兩位甲士冷笑言道,在那時朝著李丹青步步逼近。

            “放肆!”而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忽然從府門外傳來,一位身著黑色長衫的老人從府門外邁步而入。

            那聲音有些尖細,與尋常人的聲音有著些許差別,但在聽見那聲音的剎那,方才還得意洋洋的二人頓時臉色一變趕忙退到了一旁,耷拉著腦袋,不敢抬頭。

            而這來者赫然便是姬齊身邊的那位宦官——老太監林白?!袄顚④娫谶呹P浴血奮戰,才有了爾等這身衣冠甲胄!如今李將軍尸骨未涼,你們便敢這么對世子?我看你們是脖子是癢了吧?”

            林白指著二人便吹胡子瞪眼的喝罵道。這二位甲士哪里不知道,林白名義上雖然是宦官,但卻深受姬齊信賴,哪敢得罪,在那時戰戰兢兢的連呼恕罪。

            林白見二人這番模樣,冷哼一聲,將二人趕出了府門。

            隨即他快步來到李丹青的身旁,將這位落魄的世子從泥地扶起,嘴里說道:“讓世子在家中靜養是陛下的意思,世子也就不要為難他們了?!?/p>

            李丹青似乎已經被方才的場景嚇破了膽,臉色蒼白的木楞點了點頭,然后便低下了頭,不敢多言。

            “老奴前來,還帶來陛下一份旨意,世子隨我進屋,我為世子宣旨?!绷职子州p聲細語的言道,說著便扶著失魂落魄的李丹青走入了府中,整個過程中一老一少都出奇的沉默。

            直到步入房中,那林白臉上淡淡的笑意忽的收斂,他嘆口氣,伸出手輕輕的摸了摸李丹青的腦袋,嘴里喃喃言道?!案械娜硕甲吡?,沒有耳目,也沒有暗樁,這房中現在只有你我……”

            “好孩子,做會兒你自己吧?!?b class="more">展開

            喜歡龍象的也喜歡

            1. 熱血
            2. 爽文
            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