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

<strike id="zvxfh"></strike>

<listing id="zvxfh"><span id="zvxfh"><delect id="zvxfh"></delect></span></listing>

<pre id="zvxfh"><form id="zvxfh"></form></pre>

      <dl id="zvxfh"><big id="zvxfh"></big></dl>

            您的位置 : 花生小說閱讀網 >小說庫 >詭異手札之青銅古棺

            更新時間:2022-06-16 06:04:35

            詭異手札之青銅古棺

            詭異手札之青銅古棺

            來源:縱橫中文網作者:聽風忘塵分類:懸疑靈異/靈異神怪上架日期:2022.06.16

            民國中期,芒種,正值晌午時分。有一支披麻戴孝的喪葬隊伍停留于長白山腳下。這只隊伍大約二十來人。其中有一個年過古稀的老人,他頭發花白,身影佝僂,氣色不足,仿佛隨時就會撒手人寰,長辭于世。也許老人年紀過大,行動不便,被兩名年輕小伙一左一右攙扶著。左邊的身強體壯,全身肌肉發達,看上去有點呆頭呆腦,典型的四展開

            本書標簽:鬼怪 推理 詭異 懸疑 驚悚

            詭異手札之青銅古棺角色介紹

            待補充

            詭異手札之青銅古棺章節預覽

            民國中期,芒種,正值晌午時分。

            有一支披麻戴孝的喪葬隊伍停留于長白山腳下。

            這只隊伍大約二十來人。其中有一個年過古稀的老人,他頭發花白,身影佝僂,氣色不足,仿佛隨時就會撒手人寰,長辭于世。

            也許老人年紀過大,行動不便,被兩名年輕小伙一左一右攙扶著。

            左邊的身強體壯,全身肌肉發達,看上去有點呆頭呆腦,典型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右邊的皮膚白皙,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身材偏瘦,不過個子挺高,大約有一米八。一雙細小的眼睛,其上戴有一副只屬于那個年代的黑框眼鏡。

            強壯如牛的是老大。他憨厚老實,沒有太多心眼,說什么他做什么,不會有任何怨言。

            至于身材偏瘦的則是老二。他伶牙俐齒,心性超群,精明能干。對于外人來說他就是陰險狡詐之徒。

            對于老二來說,無論自己在別人面前如何的陰險狡詐,只要在老爺子面前他就是一個聽話的孩子。兩兄弟一路小心翼翼的攙扶著老人,不敢有半點馬虎。

            “父親,您老身體重要,我看那里有歇息的地方,不妨我哥倆扶您過去歇歇?”

            老二伸出雙指撐了撐眼鏡,指向不遠處的石墩,出聲詢問老人。

            老人佝僂著身子,點點頭。隨后又扭頭左右張望,發現四周一片荒蕪,除了叢林再無它物。老人本還抱有一點幻想,希望能出現一戶人家。結果老人巡視一圈,未發現任何一戶人家,令他失望不已。

            老人有些焦急,但是他一開口,顯得有氣無力:“老大你扶我…過去就行,老二你去…告訴大家,十分鐘后繼續趕路……我們必須在天黑之前…離開這里,否則…咳…咳…”

            老人話還沒有說完,就劇烈的咳嗽起來,似乎被剛才的話抽空了力氣,在他的額頭上,出現豆子大小的汗珠,如同局部陣雨般流淌于臉頰之上。

            老大與老二,見到自己父親如此難受,心中仿佛被根根利劍貫穿,疼痛難耐。

            這讓兩兄弟心中有苦,也無法訴說,只能往肚子里咽。因為老人的脾性,他們心知肚明。

            兩兄弟強忍心中的痛,各自履行職責。

            在老爺子左手邊的瘦小男子也快步離開,把老爺子的話告知種人。

            老人手杵拐杖,步履蹣跚,在倆人的攙扶下緩緩靠近石墩。

            石墩不大,但可以容下一個人。其上有許多風眼,可能是因為風吹雨淋,日積月累,導致石墩如此模樣。

            老人在老大的攙扶下走到石墩旁,剛要坐下,就劇烈的咳嗽起來,使得老人連坐下都有些困難,差點摔倒,好在老大一直攙扶著,才避免老人摔跤。

            接著老大也挨著老人身邊坐下休息,眼睛時刻注意著老人。

            后方的隊伍,大多數人也不管地上有什么?就地坐下歇息。

            只有稀疏幾人圍在一起竊竊私語。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古稀老人撐著拐杖顫顫巍巍起身,仿佛只要一陣風吹來,老人就會隨風倒下。

            老人起身后,虛弱開口:“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p>

            老大聽到父親的話,趕忙起身攙扶住老爺子。

            坐在不遠處歇息的老二,見老人走路晃晃悠悠,一絲傷感涌上心頭,他的眼里有些朦朧,心中苦澀不已,十分擔憂老人的安危。

            所謂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不過,他還是強行忍住心中的那份酸痛。

            最終他也只能把無盡的傷感喚作一聲:“父親…”

            所有的千言萬語,傷心流淚,統統都不如一聲…父親…

            下一刻,他朝著老爺子走去,和老大一起扶著老爺子向隊伍前方走去。

            而后方有人心生不滿,小聲抱怨道:“這才休息多大一會就要走,我還沒歇息夠了,這是要把我們累死啊?!?/p>

            “行了,大家都是同一脈的,沒必要在人身后嚼舌根。再說了,人家老爺子都這把年紀,身體又不健朗,和我們一樣,只休息了十分鐘,人家還不是走在最前面?!庇腥瞬粷M,反駁道。

            -------------------------------------

            在隊伍的前方,有著四名喇叭班子。

            他們的手上來回動作,一同吹奏著嗩吶。

            隊伍中間,有著一口青銅古棺,大約三米來長,其寬約六十公分。

            這么一算下來,其古棺重量不容小覷。在看抬棺之人,得需六人分擔,讓人覺得此口古棺定是沉重不已。

            “一,二,三,起?!比艘煌爸栕?,拼勁全身力氣,似要將其抬起。

            在六人的相互配合,齊心協力之下,青銅古棺緩緩離開地面。

            古棺雖然離開地面,但是參與抬棺的六人,被古棺壓的上氣不接下氣,面紅耳赤。

            然而他們并沒有放棄,而是咬緊牙關,拼盡全力的往前邁動步伐。在看他們的脖頸處,青筋暴露,連額頭上都隱隱約約有著細小的汗水浮出,看上去十分吃力。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最終在他們六人的默契配合下,這支隊伍得已再次啟程。

            抬棺的六人前方,還有四個奇怪的人,左邊兩個抬著塊重達500斤的鐵砧子,而另外兩個則是空著雙走,走在右邊。

            隊伍,陸陸續續前行,井然有序。顯得很融洽,很整齊,并沒有出現歪歪扭扭的情況。當然,不可能跟訓練有素的部隊作比較。

            時間過得很快,整支隊伍大概也走了十來里。

            走在最前方的老人,見到天色逐漸變暗,他的心情如同這天色一樣,漸漸承重,心里焦急不已,但是他的臉上卻看不出任何表情??赡苁且驗闅q月在他臉上刻下了無盡的紋路,所以看不出吧!

            誰讓人們常說,歲月是把殺豬刀呢!

            戌時黃昏,天地昏黃,萬物朦朧,周圍的叢林除了被微風吹過,輕輕搖曳,所發出的聲響外,再沒任何動靜。

            可就在這時。原本溫柔的風速,在剎那間狂躁起來,沒有任何前兆,仿佛是一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人,說翻就翻,毫無征兆。

            狂風刮過,隊伍中混亂不堪。有些瘦小體弱的被狂風一吹,瞬間倒地。

            有人驚呼:“這怎么回事,剛才還好好的,突然間天氣大變,難道有邪物出事?”

            “咦……快看那是什么,似乎有道人影飄過?”隊伍里,有眼尖之人,伸手指著不遠處的樹林中,驚咦一聲。

            在他身旁之人疑惑的看著他,問道:“你看到什么了?大呼小叫的?!?/p>

            那人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錯覺,不敢肯定,支支吾吾半天才說出一句:“我剛剛是……好像看到……一個人影飄過的,不可能眼花???”

            半個小時候后,狂風漸漸變小,這片區域早已雜亂不堪,除了隊伍前方的老爺子和老大、老二外,其余人等迅速收拾殘局。

            突然,老人臉色大變,瞳孔大睜,連手中的拐杖也脫手而出,掉落在地都毫不知情。

            老人話語有些急促,仿佛這口氣提不上來,但他還是拉著老二的手焦急萬分道:“快…快去告訴大家…我們必須…盡快離開這里,再晚…就來不及了?!?/p>

            老二一頭霧水,不明白老爺子為何這般?不過他是聰明人,只是略微猶疑,便按照老爺子的吩咐去通知大家。

            而老大就不同,生來耿直的他,想也不多想,開口詢問:“父親,什么事這么著急?”

            老人沒有作答,而是站在原地,盯著不遠處的叢林。隨后,老人又轉頭看向青銅古棺,結果什么事也沒有,一切都是那么平靜,但是在老人眼里卻是沉重無比。

            隔了有好幾秒,老人依舊沒有說話,反而抬頭看向天空。只見天空昏暗,被黑云籠罩,沒有一絲光亮。加上天黑的原因,在這深山中,什么也看不清。只能聽到附近的蛇蟲鼠蟻發出稀稀疏疏的聲響,讓人的心情無比壓抑。

            突然,人群中之前驚疑那人,大呼出聲:“快看,那東西又在那個方向飄蕩了?!?/p>

            生怕別人不信他的話,一個勁的搖晃身邊之人,示意他往自己所指方向看。

            那人順著方向看去,結果嚇得他大小便失禁,當場暈死過去。

            見有人莫名的倒下,二十多人迅速靠近,圍成一個圈,紛紛議論起來。

            “這怎么回事?剛才不還好好的,這咋一轉眼的功夫就倒下了?”有人不解道。

            聽道這人的疑惑,所有人也是一臉茫然,不明所以。

            ………

            還沒等他們討論出個結果,身后接著又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

            突然,有人…驚恐大叫,仿佛遇見了什么可怕的事。

            “死人啦…”

            即將臨近人群的老二,聽到隊伍中如何吵鬧,便扒開人群,往里走去,他的臉上略有不悅,開口問道:“發生什么事了?大呼小叫,吵吵鬧鬧的?!?/p>

            有人見到來人是老二,立刻豎直身體,如實答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最開始是那個人突然暈倒,沒過幾秒,又有一人倒下,聽說是死了?!?/p>

            “具體我也不清楚,不過在沒出事前,我聽到有人大呼,樹林里有人影飄過,不知道是不是真得?!?/p>

            老二眉頭緊鎖,再次問道:“那你知道是誰說的?”

            那人伸手一指:“喏,就是他……怪物啊……”他的話剛說完一半,就驚叫出聲。

            老二順著手指方向看去,只見一個尖嘴猴腮的調皮少年,猛的低頭,張開嘴,漏出一幅獠牙,一口咬在地上之人的脖頸上,用力撕扯,整塊脖子上的肉,被他狠狠扯下,一時間鮮血從那人脖頸處流淌到地上,看得老二等人毛骨悚然。

            突然,尖嘴猴腮的少年拔地而起,面露兇光,雙眼通紅,死死盯著老二,口中還嗷嗷的叫個不停,似是在挑釁,又仿佛在宣布這是他的獵物,不許任何人靠近。

            站在一旁的老二,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嚇得雙腿都不聽使喚,一個勁的哆嗦,在他的眼中已經看不出以往的狡詐,有的只是無邊的恐懼。

            下一刻,那尖嘴猴腮少年張著血紅的大嘴,嘴里還掛著幾塊被他咀嚼過的碎肉殘渣,瘋狂的朝著老二奔去。

            雖然老二被嚇得不輕,站在原地發愣,但是他的大腦覺察到危險臨近,立刻下達指令:“危險靠近,立刻離開?!?/p>

            聽到大腦下達的指令,老二也不含糊,撒開丫子就往回跑。不過他跑出一里,就因為體力不支,停在原地,氣喘吁吁,有絲絲汗珠滲透于額頭上。

            “嗷嗷……”

            后方的怪物緊緊追隨,口中嗷嗷的叫個不停,其身上的兇厲之氣更甚之前。

            老二本想停下腳步,查看一番,結果還沒等他停下,就聽到后方的動靜,他不敢怠慢,腳下猛的用力一蹬,再次亡命狂奔。他大概又跑出兩百米,見到前方有兩條分叉的小道,他想也沒想,果斷選著左邊的小道,一頭就扎了進去。

            小道內,雜草叢生,布滿荊棘,如果沒有開路工具,寸步難行。不過對于一個急于逃命的人來說,根本不在乎。

            小道前方是一個不大的彎道,大概一百二十度角的左右,同樣布滿荊棘,可以說一路都不通暢,到處都是阻礙。

            對于一個亡命狂奔的人來說,這些障礙都不是問題……就這樣,老二在前方使命奔跑,那只怪物緊跟而上,一人一怪,一前一后,你追我趕,仿佛孩子們再玩追逐游戲。

            事件回到二十多人的隊伍中,哦不,是只有二十人了,因為死了兩人。

            隊伍中,人群慌亂,氣氛緊張到極致,因為剛被尖嘴猴腮的少年啃過之人,突然抽搐起來,像是一名羊癲瘋患者,口吐白沫,四肢不停的抽動。

            有眼神明亮的人看到地上抽搐之人的口中既然長出兩個尖尖的獠牙,指尖發黑,他的指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生長,幾乎短短幾秒,那人的指尖變地又長又鋒利。那人也是膽大,直到現在硬是一聲沒吭。

            這時,一直在隊伍前方的老人,不知什么時候走到了人群中間,他站立在抽搐那人身邊,圍著他轉了一圈,然后轉頭和隊伍里的人說道:“快叫人那家伙來,立刻把他頭砍掉,在拖下去,在場所有人均命喪于此?!?/p>

            一直呆在老人身邊的老大,聞聽此言,立刻轉身去找家伙。

            其余人等見大當家的自己去找家伙,也不再有任何動作,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候。

            不多會,老大就提著一把柴刀,急匆匆的跑到老人身邊,喘著粗氣問道:“父親,找到家伙了,接下怎么做?”

            老人滿臉嚴肅,認真的說:“把他頭砍下來?!崩洗箅m然看不清老爺子的表情變化,任然感覺到此刻老爺子的復雜心情。

            聽完父親的吩咐后,老大也不敢怠慢,接著他雙手握住刀柄,緩緩舉過頭頂,口中還吆喝著…下一刻,他使勁全身力氣,朝著地上變異之人的脖子,猛地砍了下去,整個頭顱與身體連接處整齊分開,鮮血噴涌而出,狂流不止,就連老大也被血液濺射一臉。

            老人不忍直視,緩緩將頭偏開,心中有些哀傷。他緩解片刻后,對老大開口:“我們不能在這里待了,必須離開這里,找到有人的地方,否則還會再生變故,到時不知道還要死多少人?”

            老大雖然呆頭呆腦,但他也不全傻,他抬手胡亂的擦拭一下臉上的血跡,問道:“父親,你難道知道什么?為何從天黑就一直強調我們盡快趕路?直到現在我任然不明白,好端端的,就莫名的死了兩人。還有那少年怎么莫名就變成了怪物,還把地上之人撕咬致死?”

            老大問出一大串問題,站在老爺子跟前,滿眼期待的看著老人,似在等待老人回答他的問題。

            老人被問,似要張口,但又把嘴閉上,最后只好無奈一嘆:“老大,我們先離開這里,等有時間,我會與你細說?!?/p>

            老人并沒有回答,而是避開問題,叫老大去吩咐大家繼續趕路,然后他環視一圈,發現沒見老二,邊問道:“老二呢?”

            想起老二,老大一瞬間垮下臉,支支吾吾半天才說出:“他被那個少年所化的怪物追出去了?!?/p>

            老人一聽,心中一痛,仿佛有千萬斤巨石砸中一樣,難受至極。也許老人看淡了,他只是稍微默哀幾秒,就仰頭對老大說。

            “走吧,希望老二不會有事,另外,你叫隊伍中抬著鐵砧子的四人走在隊伍前方,每走五米要把生鐵放在鐵砧子上錘打一下?!?/p>

            老二點頭,接著就轉身離去。

            只留有老人獨自杵著拐杖,愣在原地,發著呆。在他的心中似乎藏著什么天大的秘密…

            時間很快,轉月三年過去了。

            中午時分,西南一處大山中,炊煙裊裊,似有在生火做飯,偶爾還能聽到‘哐嘡哐嘡’的敲打聲,尋聲望去,原來是一戶鐵匠鋪里發出的打鐵聲。

            鐵匠鋪里,有兩名壯漢在打鐵,拿小錘的是‘師傅’,反之拿大錘的則是‘學徒’。

            其中,‘學徒’向‘師傅’問道:“我說大當家的,今天是二當家的忌日,我們要不燒點紙錢等東西給他?”

            那名叫大當家的聽聞刺眼,身形一鈍,拿錘子的手也停在半空,久久不語。

            良久,大當家眼中流露出傷感,搖頭嘆道:“都這么多年了,連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怎么可以亂來?!?/p>

            ‘學徒’沉默不語。

            過去了這么多年,老二始終了無影訊,仿佛從這世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而老人因為年紀過大,身子又孱弱,早在去年的中午,與世長辭。

            午夜時分,老大睡得正香時,隱約聽到有人在門外呼喊他。

            當他睜開眼時,就看到一張巨大的怪臉,正俯下身子看著他。兩只沒有瞳孔的眼睛里毫無生氣。

            在他背后有一位白衣女子,看不清五官,漂浮在半空。她的手上還提著一個血肉模糊的腦袋,腦袋上還戴著一個青銅狐面具。

            展開

            喜歡詭異手札之青銅古棺的也喜歡

            1. 鬼怪
            2. 推理
            3. 詭異
            4. 懸疑

            詭異手札之青銅古棺關鍵詞

            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