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

<strike id="zvxfh"></strike>

<listing id="zvxfh"><span id="zvxfh"><delect id="zvxfh"></delect></span></listing>

<pre id="zvxfh"><form id="zvxfh"></form></pre>

      <dl id="zvxfh"><big id="zvxfh"></big></dl>

            您的位置 : 花生小說閱讀網 >小說庫 >錦婉

            更新時間:2022-06-14 21:01:16

            錦婉

            錦婉

            來源:起點作者:慧墨吾身分類:武俠/武俠幻想上架日期:2022.06.02

            玉殞之前,女帝感念皇子年幼,皇位不決,遂請叱咤風云的人杰創立青花樓以擁護皇子,旋即有了“大荒九州、雄才八杰、穹蒼七刀、霓裳六璧、五族豪閥、四脈宗流、三大幫會、兩位王侯、一座名樓”的局面。她,古靈精怪初出茅廬;他,一腔落寞求死人間。兩人結伴并肩,歷江湖百變,終是比翼雙飛?還是鴛鴦拆散?而前朝故人驚現江海之畔,又將激昂出何種詭譎波亂。乘舟側畔,所有糾纏,不若一刀揮斬。在這個無是無非的冷酷世界,哪里又有一盞明燈守伴?奇情怪事,皆看錦婉。展開

            本書標簽:武俠幻想

            錦婉角色介紹

            待補充

            錦婉章節預覽

            萬,天成七年,冬。

            冬天。

            厚厚的鵝毛大雪淹沒了這座白茫茫的300年古城,溫暖的陽光在密密的云墻中找不到一絲縫隙。

            冬天的風吹過我的耳朵。

            一年中的這個時候,誰不想把手放在火邊,在冰融化的時候吃零食呢?

            唐城的云貝路又寬又長。

            一個淺淺的腳印直直地落在平坦的雪花上。還得遠遠望去,也許你能看到晶霜中的大漢,獨自一人,依然如標槍般挺立。他的步伐細膩,不快也不慢,每一步只踩四分之三的腳,這樣走路就不用花額外的力氣,在雪地里也能穩穩當當。

            他像輪回一樣一直走下去,但北路終有盡頭,路總有盡頭。

            大漢愣了一下,鉆進了路邊唯一的面館。

            面館的火燒的不好,養家糊口是生意。沒有食客,是舍不得給夠炭的。

            老板看了一眼滿身冰霜的大漢,起身去添柴。

            顯然,達汗明白了他的意圖,笑著拒絕,“不用麻煩我了?!?

            他也沒有靠近火堆,就很隨意地坐在門邊,微微掀起厚厚的棉門氈遮擋風雪,仿佛要透過北路的另一邊看過去。

            老板客氣地端來一杯熱茶,說道:“在北路的另一邊是華少宮大廳。雖然它毗鄰程運堂,但普通人畢竟只敢在這里看一看。無論坐轎子多奢侈,平日里帶貨的高官都要在這里停下來,然后步行到那里去上朝,除了兩個七十多歲的老人?!?

            聽他說清楚后,達汗笑著說:“看來你平時也不跟別人白讀?!?

            老板笑了笑,“畢竟是故宮,文人游俠都愿意去參觀?!?

            達汗稱贊道:“所以,你的地方是個好地方?!?

            老板一下子也露出了幾分自得:“我老婆雖然懶,懶,但眼神一直很獨特?!?

            一時間,大漢無言以對。他的眼睛看著不遠處的宮殿,他失去了理智。在他喃喃的話語中,他似乎有點嘆息,道:“我知道前面是華少宮,我也知道華少宮總是關心人們是否饑寒交迫?!?

            老板說:“所以客官得在我這吃吃喝喝?!?

            慢慢地,慢慢地,大漢看著他。他的臉還是那么慈祥,體重也增加了一些。下巴上的痣還是和以前一樣,臉上有皺紋。

            在心底,達汗停止了對時間的感嘆,爽朗地笑了笑,說:“所以我來找你要一碗煎牛肉面?!?

            如果總司令接受命令,他會說,“好吧?!瘪R上進廚房,好好展示一番。

            九州的面食從來都不多。無論是冷面、徽面、擔擔面、刀削面、渣江面還是片仔癀,老板都是拿手的,但他真正想帶出來的是一個名牌。一定是這碗炒牛肉面湯!

            牛肉切片,牛肚切絲,牛筋切片,簡單地用溫水焯一下,加入麻油、辣油、鹽、糖,然后加入剛卷好的筋面骨髓湯,小火燉13分鐘,然后馬上放入碗中,撒上蒜末洋蔥、蘿卜干、咸菜花。

            大漢一手拿著筷子,一手拿著勺子,用勺子舀了些湯,和面條一起慢慢咽下去。

            過去,他吃得很快,他很少注意他的美食。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已經學會了慢下來。如果一切都像當年那么快,他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打發時間。

            他喝干最后一口湯,把碎銀放在桌上,慢慢離開。

            臨走前,我還是忍不住說:“這次你忘了給我加點牛腩?!?

            老板怔了一下,拍了拍手。他責怪自己沒有認出他的恩人,立刻沖進雪海,大喊:“寇爺!”

            但我在荒郊野外看不到那個大漢。新的雪花不也蓋住了腳印嗎!

            ……

            華少宮的規模甚至抵得上半個唐城的云,但那些青瓦,串珠屋檐,疊亭比美女胴體裹得更緊。除非你得到陳嬌的認可,否則綠色薄紗裙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會褪色,哪怕只是輕輕一蓋!

            明朝最高的輕功和不可逾越的城墻是華少宮的衣服,九個扣子就是九個門。除非天子出城,否則中央龍門永不開;其余的達官貴人將由衛通過左上方的門對門通道進行檢查,然后才能在皇城掉頭。那個大漢走進了守衛更嚴密的右上方的門。

            寒風呼嘯。

            兩列細羽衛士把整個門洞都綁了起來,兩個鈴鐺用力睜開眼睛,既威武又有威勢。手里拿著筆直的鋼槍,誰敢突破,誰就被扎開花,包括蚊子蒼蠅。

            大漢不想開花,任何部位都不想。

            他在門關上之前停下來,讓衛兵搜查。

            兩個年輕的衛的手都有凍瘡,但他們能感覺到,但他們從來不把它咽下去。難道他們就不怕厚厚的皮毛里還有一層夾層,而夾層里恰好藏著一把劍!

            當然,他們什么也找不到。畢竟大漢殺人從來不需要兵刃。

            然后,一個身材勻稱的男人,穿著輕甲,腿上綁著刀,走了過來。大漢自然認得是徐家的公子徐風???,他的頭盔象征著津靈,這位接任魏總司令的人,并不感到意外。他微微鞠躬,也就是跟在他身后。

            幽深的隧道長達七尺,一路上,徐一峰與他無話可說。

            迎著對方的冷漠,大漢完全不以為意,雙手插在袖子里,一副很安全的樣子。

            耀眼的白光就在幾步之外。雪重新出現后,你可以看到華少宮的巨大。光是候車廣場似乎就有幾十尺,厚厚的積雪能活埋上千人。不知道掃進兩條路過的路花了多少人力。沿路再走五十步,過了護城河橋,第一個朝外的廟門就在眼前了。

            大漢微微抬頭,便見一個老太監在殿門旁等候,雖然裹著絲絨官袍,身子卻顫如糠。

            徐一峰在交接人之前故意停下來。

             讓過一隊巡邏的精羽衛后,雙手束在身后的徐繾風趾高氣昂地道:“昔年陛下同你的關系或許不一般,可而今身份卻是云泥兩端,還望你莫要逾規越矩,平白給自己招惹難堪?!?/p>

              大漢用笑容將寂寞藏起來,道:“多謝提醒,我明白?!?/p>

              徐繾風又道:“帝夫也聽聞你此次會來,可惜抽脫不開,讓我代之問好?!?/p>

              大漢道:“勞其費心了?!?/p>

              徐繾風連不屑的冷眼都沒有朝他瞥來,道完交代后,說散便散。

              大漢只來得及對著他的背影道:“別過了?!?/p>

              這時,鼻子早已凍紅的老太監才敢上得前來,對耽誤良久的徐繾風身影自然無甚好臉色,卻恭恭敬敬地向大漢一揖到地。

              殿門兩側守衛驚臼了下巴,想破腦袋也猜不到這位一向養尊處優、深得陛下倚重的湛公公為何會對一個山野村夫似的人物敬畏如斯!

              大漢終究托住了湛公公的手腕,笑道:“看來湛公公是存心要我落跪還禮啊?!?/p>

              湛公公慌亂地擺手道:“這玩笑寇大俠可不興開?!?/p>

              大漢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既然知道是玩笑,怎么又緊張了起來?”

              湛公公撫順自己的小心肝,道:“誰教寇大俠依舊凜凜風采,震撼人膽?!?/p>

              大漢打趣道:“這幾年我可常被人當作是莊稼漢?!?/p>

              由湛公公帶路,向內廷走去。

              湛公公不由得感慨:“這歲月一旦流轉,當真是誰也停不下來,當年作別猶在眼前,仔細想想,竟已過去了六七年?!?/p>

              大漢亦得承認:“是啊,真快?!?/p>

              湛公公道:“這些年寇大俠過得還安好?”

              寇文占思忖了片刻,竟只能道:“我也不知是好是壞?!?/p>

              只不過他的確被世道磨平了棱角,渾身上下再難尋不可一世的倨傲。

              他忽然問道:“陛下呢?又過得怎樣?”言詞里的關切盡量克制得比心尖上少。

              湛公公卻晃了晃腦袋,作答不上來。

              兩人就在噤聲中輾轉了一百七十數步,始才得入天景門。這天景門即是接連外朝、內廷的樞紐,天景門以外,多是大典、祭祀的場所;天景門以里,是陛下處理朝綱和起居的住所。

              順著這天景門筆直而行,就是婉朝議事的朝晴殿,百官于此間出謀劃策、安邦定國,從來都是胸懷天下的才子心目中圣地;而門前又分左右,左邊有宮闕萬間、水榭樓臺、珍奇異獸、盛景斑斕;右邊則是寢宮內院,肅穆莊嚴得緊。

              重臣不得傳喚,門前左右都逾越不得,可在湛公公的帶領下,大漢豈非向著內院轉彎。

              行廊雖寬,兩側高聳的院墻卻壓迫得令人喘不過氣來,當年重漆的紅墻悄然斑駁,有幾處墻屑都剝離了大塊。

              時不時會碰上操持活計的女娘,一開始只是上前找湛公公絮叨攀談,不知不覺就注意到他身后的大漢,媚眼一眨不眨地鎖定在那虎背熊腰的身軀上,一點不遮掩如狼似虎的心潮澎湃。湛公公一來憂心陛下等得著急,二來也怕大漢在虎口中脫身不開,顧不得閑敘,領著大漢腳步加快,身后處處都是女娘們的嘰嘰喳喳和惋惜憐嘆。

              湛公公擦了擦額上躁熱的汗,苦道:“讓寇大俠見笑了?!?/p>

              大漢笑笑,他的日子豈非更不堪。四十多數依舊孑然一身,家中只有殘羹冷飯,枕邊即便躺著姑娘也多是來自勾欄。那顆時常被回憶攥得生疼的心房大抵依然盛滿,多一毫也放不下來。

              而就在他的心又被揪起時,枕清閣已在咫尺眼前。

              恍惚間,大漢呼吸沒來由地紊亂,即使當年和魔教拼命,心緒也不曾似這般難安!

              枕清閣正是當今皇帝休憩的地方。

              湛公公人雖在閣外,禮數卻不敢有分毫怠慢,臥膝跪拜,輕嚀道:“啟稟陛下,老奴已將寇文占寇大俠帶到?!?/p>

              話音方落,“啪”的碎裂響聲就由閣間里漾起。

              湛公公神色著實慌亂,可未得令便不得起身;大漢什么都不管,眨眼已把門房分開,闖入閣內。

              只見昏沉的屋子里站著面容稍訝的女子,身上薄披著一件明黃色的褻紗,光是看著,都有幾分清寒,腳邊是破裂的青瓷碎片,大抵是方才摔壞。

              女子明眸直視寇文占,寇文占思緒有剎那繚亂。

              湛公公又把腦袋沉下來,道:“陛下,實在是寇大俠太快,老奴如何也……如何也攔不下……”

              女子對寇文占眨眨眼睛,隨后轉開,對老太監道:“無妨的,地上冷,您快些起來?!?/p>

              湛公公哆哆嗦嗦地起身,卻不敢朝二人望看。

              女子吐吐舌頭,芳香如蘭,嗔道:“憑什么朕每次馬虎都被大哥看了去?!?/p>

              這自稱“朕”的女子正是而今婉朝的開國女皇帝!

              寇文占卻沒應承她的玩笑,而是帶著幾許心疼心酸,怪責道:“怎么不多披件衣裳御寒?”

              女子的明媚刻在眼彎,落落大方道:“朕還在賴床么?!?/p>

              立時就有閣外的清寒襲上肩來,使她渾身小顫。

              她打著寒噤,道:“好冷呀,趕緊把閣門扣上。對了,這邊就先不用您管,湛公公退下吧,容我們兄妹說些不許旁人聽的悄悄話?!?/p>

              湛公公領命,倒行退下。

              寇文占迅速把門房合攏,將整片風雪鎖在閣外。

              爐火“畢畢剝剝”地燒著,兩人不知悄聲對立了多久,只顧著審視彼此多年不見的容顏。

              女子不禁神傷黯然:“倘使在街上遇著大哥,朕簡直都要認不出來?!?/p>

              寇文占確實模樣大改,糙發纏霜還是其次,更重要的是眸間舍我其誰的精光已經不再。原本銳利的眉眼遲鈍了些,聳立的鼻尖塌陷了些,刀鋒般的下顎也圓潤了些。只是對她的溫柔卻始終沒改。

              他道:“你去爐邊坐下,我收拾一會兒?!?/p>

              女子沒有推脫,坐落回榻案,火光將她蒼白的臉染得紅云泛濫。她撐著腦袋,凝覷寇文占得背影,那抹在沙場上不知眺望過多少次的背影……

              寇文占撣了撣手,回過頭來,道:“晚些時候,再差人拿苕帚清掃?!?/p>

              女子流轉著眼波,不禁起了一陣清愁,像是在惋惜著時光流逝荏苒得太快、太多。

              寇文占望向出神的她,道:“怎么了?”

              女子擺著頭,嫣然笑道:“沒什么,只覺得果然還是大哥最會疼我?!?/p>

              她拉住靠近的寇文占臂彎,使他也在床頭坐下來,突然又努了努鼻子,道:“可大哥也已不像原來那樣疼我了,否則怎么會一別就是六七個年頭?!?/p>

              寇文占眼里藏不住的溫柔,只好在適當的時候扭頭,假裝給爐子煽火,強笑道:“我也料不到再見面竟會過去這么久?!?/p>

              女子還是很埋怨的:“都怪大哥說走就走?!?/p>

              她至今難忘他離城的身影,一次都不曾回首。

              寇文占道:“天子腳下太拘謹了,始終不屬于我?!?/p>

              他卻不敢述說常常攀上山巔的自己北望了多少時候。

              女子霸道起來:“我才不管,今次無論如何,大哥都不許走?!?/p>

              寇文占苦笑道:“你就不怕閑云野鶴慣了的我在韶華宮里憋得難受?”

              女子俏臉微紅,卻依舊自信滿滿地道:“總好過見不著我?!?/p>

              寇文占一怔。她說的不錯,他無法反駁。見不著她的日子里,如絞的心痛何曾少過!

              可他終究只能沉默。

              女子柔聲道:“朕的確是食言了,當初應允過大哥,待一切塵埃落定后,就攜手江湖??珊髞碇聵稑都汲鋈艘獗?,朕豈非也是暈頭暈腦地被人拱上了王座?!?/p>

              寇文占忍不住發笑道:“多少人的春秋夢,你說來卻還有些不情愿?!?/p>

              女子道:“春秋夢也未必是美夢?!彼裎羧找粯訉⒛X袋枕上他的肩頭,眼中流露著憧憬,呢喃道:“朕的美夢依舊是江湖策馬,迎風悠揚,踏平波浪,星河璀亮?!?/p>

              那是他說與她的夢想。

              她哀傷道:“可夢只是夢,算不得真啊?!?/p>

              寇文占問道:“就沒有出得這宮城過?”

              女子道:“幾年前朕確有計劃南游,竭心盡力地將一切朝事安排妥,可才走到幽涼州,就不得不回頭?!?/p>

              使她回頭的非是國家大事,而是她忽然孱弱的身子和悄悄隆起的肚子。

              女子又是甜笑,又是苦笑,道:“也是那時才知道懷上了寶寶,后來又是穩胎,又是生養,就更加離不開韶華宮的桎梏了?!?/p>

              寇文占胸口隱隱發悶,不知該是高興抑或悲傷,唯一能撐起的,恐怕也只有臉上的笑。

              他笑了笑,澀聲道:“孩子叫什么?”

              一旦說起孩子,母性的光輝便在女子眉眼里閃耀。

              她抽離開寇文占的肩膀,肆無忌憚地微笑,一對眼睛豈非也彎成了月牙兒形狀:“朕給取名叫紀沐平,望其一生都沐浴和平?,F在還圓嘟嘟的,既可愛,又機靈?!?/p>

              她笑得像晨曦下的風鈴草。

              她接著道:“蘇重已為平兒備了好幾位太傅,等再長大些后即傳授詩書??呻迏s以為平兒是以后天下的君主,豈非應該盡善文武!”

              這當然是母親對兒子的期許。

              寇文占很明了,他雖沒當過別人的父母,卻實在做過別人的兒子。

              然后他又在女子眼里望見了對自己的期許。

              他拒絕道:“不好?!?/p>

              女子已經有些年頭沒像現在這樣撅嘴了:“哪里不好了,大哥是公認的大荒第二,只在不世出的關獨往之下,能有大哥教平兒武功玄道,朕就再不必憂心了?!?/p>

              寇文占為難道:“可我正打算要再入沙淵……”

              女子卻截道:“彈丸之地,大哥莫去了,就在云唐城住下吧?!?/p>

              一剎那,她已不是輕靈跳脫的小女子,而是君臨天下的女皇帝。她的話即是命令,無論多么獨斷都得執行。

              寇文占雖未拒絕,可心頭豈非一凜。

              枕清閣的氛圍難免有些僵硬!

              突地,只見女子眸眼一擰,抬手搭在小腹上,仿佛按捺著痛楚襲擾。

              寇文占不由苦笑。他當然明白這是女子的伎倆,往日結伴江湖,她實在就有層出不窮的招。那時候的寇文占雖然不至于上當,可到頭來還不是每一次都迷迷糊糊的任由了。

              這一次,他終究像往常一樣,即便違背內心本意,也會順從她。

              所以他看著女子額前浮出幾粒豆大汗珠,長嘆了一口氣,道:“好了好了,答應你便是,用不著這樣賣力假裝?!?/p>

              可他沒能等來女子得逞后的狡黠微笑。

              女子的面色愈發慘蒼,倏爾間,小腹一縮、胸口一漲,“噗”,一口殷紅的鮮血終究強忍不了,全然吐在寇文占身上。

              虛弱的身子也緊隨著向后跌倒。

              寇文占立刻攬住女子的腰,用強勁的指力連點她胸前要穴,再探手搭上她的脈搏。

              瞳孔同脈搏起伏一并緊縮,這個一向強悍的男人居然露出從未被外人見過的慌張。

              他痛苦道:“你的脈象怎么會,怎么會……”

              他竟無法直言下面的話!

              女子凄涼一笑,斷斷續續地道:“怎……么會像將……將死之人一……樣……”

              寇文占不想承認,卻不得不承認,女人的脈象幾乎到了無以調和的地步。他第二次無比惱恨自己,惱恨自己的內勁傳遞不來分毫溫度。他唯有急忙放她躺下,又在單薄身上多蓋幾床棉被,五指猛地一弓,鐵制火爐旋即被吸至床頭。

              炙熱火焰暫時壓制住寒刺入骨的痛,女子勉力地咧開帶血的嘴角,坦誠道:“是寒蝕草?!?/p>

              她笑中余下落寞,接著道:“察覺的時候,已無藥可救。存命的這口氣能支撐多久,朕也……也不知曉。所以,所以平兒只能相……托給大哥了。除了你,朕誰也……信不了……”

              寇文占握緊她的手,不住地搖頭,固執地道:“我現在就帶你去找軒轅命長?!?/p>

              那對虎目抑制不住地紅腫。

              女子道:“軒轅命長神出鬼沒,誰又有把握覓得見?況且即便尋到了,他也未必救得下?!?/p>

              寇文占脖頸青筋暴膨。

              女子擠出歉意笑容:“唯有委屈大哥了?!?/p>

              寇文占擺著頭,手溫柔地輕撫她的額頭,慘笑道:“這輩子盡為你委屈,其實也不錯?!?/p>

              女子脆弱地笑笑,再也沒有睥睨天下的英姿,只似空中飄零的枯葉,終究要埋進荒涼的泥土中。

              但她還是固執地道:“無論如何,都得讓平兒……把皇位……坐……坐穩妥?!?/p>

              兩行熱淚從寇文占眼眶落墜,他道:“皇位在你心中果然那么重要?”

              女子不假思索:“只有讓天下稱臣俯首,平兒才能過得無慮無憂?!?/p>

              她終究還是在乎兒子更多,而滿目滄桑的寇文占也實在無以反駁,他只有聽著女子繼續道:“朕只擔憂平兒尚且年幼……心智還未成熟,無法與那些狼子野心的門閥權貴斗?!?/p>

              寇文占含淚搖頭,廟堂爭權,他并不懂得多少。

              女子修養了一會兒,喘勻了呼吸,篤定道:“朕一死,雖不至山河國破,卻一定會風雨滿樓。屆時當年不得不推舉朕登基的幾大門閥勢必會有動作。其中又以呂家的底子最厚,朝里許多重臣都同他們洗不脫;而沈閥明面上未曾深入,可背地里早就給朕設下過許多陷阱陰謀。朕不指望還能有十年前趙將軍的偷襲,所以必須要在將死之前未雨綢繆?!?/p>

              她攥緊了寇文占的手。

              寇文占道:“為何不交給蘇重?”

              女子唏噓道:“他性子那般懦弱,如何能教朕安心交托?”

              寇文占有些自責:“可我終究只是江湖浪客,廟堂里的事,我幫不上太多?!?/p>

              女子堅定道:“廟堂自有人看顧,大哥穩住江湖就足夠。到時候廟堂、江湖一起擁護平兒,再無人能將其天下共主的身份摧破??上胍€住江湖,憑大哥一人之力勢必不行,朕思前想后,決定建立一個隸屬皇權的組織機構,而大哥則是當中的絕對領袖?!?/p>

              那雙虛弱而灼灼的眸子一眨不眨地凝注寇文占,顯然想將對方的心思看破。

              寇文占無言沉默,又是一滴薄淚順著鼻翼滑落,肩上仿佛被箍緊無形枷鎖。

              女子看出了他內心的躊躇和落寞,可在這舉步維艱的時局里,她別無它法,只得利用。

              她掙扎著做出最后懇求:“大哥……”

              寇文占打斷了她的急迫,抹了一把垂淚,臉上還是當初的溫柔:“倘使真要有那么個組織,我希望叫它‘青花樓’?!?/p>

              女子突如臨夢,喃喃著:“青花樓……”

              臉上所有冷酷算計一并消沒,仿佛回到了澄澈的當年,在一場春雨里,與胸懷壯志的他邂逅,無甚任何風花雪月,反倒因為一朵青花大打出手??梢讶坏搅诉@個地步的他們又當如何回頭?

              女子突然淚落,就連聽聞自己命不久矣時也不曾有過。

              她哽咽地看著模糊中早已不再年輕的大漢,道:“倘使當初我不管這個天下,不投那俠蕩軍,我們會否……會否都更好過?”

              寇文占眼底有化不開的濃愁,顫了顫嘴皮,終究沒回答什么。

              他把所有夜底的幻夢都藏在心中。

              搖搖頭,淡淡的。

              因為他知道,這世上的倘使和如果最不值得沉淪思量。

              他只做承諾。

              他擦拭著女子的眼淚,肯定道:“你放心,平兒往后有我?!?/p>展開

            喜歡錦婉的也喜歡

            1. 武俠幻想
            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