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

<strike id="zvxfh"></strike>

<listing id="zvxfh"><span id="zvxfh"><delect id="zvxfh"></delect></span></listing>

<pre id="zvxfh"><form id="zvxfh"></form></pre>

      <dl id="zvxfh"><big id="zvxfh"></big></dl>

            您的位置 : 花生小說閱讀網 >小說庫 >江湖無神

            更新時間:2022-06-13 15:06:42

            江湖無神

            江湖無神

            來源:起點作者:水寒之分類:武俠/傳統武俠上架日期:2022.04.23

            他是已故宰相狄仁杰的弟子,是當朝女宰相的貼身記事。卻意外的受到了武則天的額外器重,又稀里糊涂的卷入了江湖爭斗。武則天為什么會忽然器重于他?九龍門的龍頭到底是誰?陰陽教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面對波云詭譎的朝廷暗涌,是義氣深重還是遠走他鄉?面對接二連三的江湖風云,是力挽狂瀾還是歸隱山林?展開

            本書標簽:傳統武俠

            江湖無神角色介紹

            待補充

            江湖無神章節預覽

            黑暗的宮殿里,傳來一陣細微的喘息聲。任何一個經歷過人事的男人和女人都知道那是什么,都知道她在努力壓抑內心的欲望。只見一個打扮成宮女的女子推門而出。

            借著月光,卻見她額頭上還有細細的汗珠滲出來。環顧四周,發現沒有警衛經過,反手關上門,快步走了出去,匆匆消失在深夜。

            在這個陰暗的偏廳里,我看到一個人赤裸著坐在床上,雙膝交叉,雙手平放在身前,雙手絞成一團白色的空氣。漸漸地,越來越多的白氣把他困在里面,他看不清自己的樣子。白氣越來越濃,最后充滿了整個房間。直到天亮才漸漸消失,最后都從他嘴里消失了。

            這時,男人慢慢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天快亮了,他沒有休息,換上一件深藍色的緞袍,出了門。

            這時,正是吳三年十月,天氣已經很冷了。他從東邊的任緒安門走出來。眼看時間還早,路上沒有行人,偶爾有路人匆匆離去。

            他一路向南,穿過廳堂和小巷,來到集賢街,十尺開外停著一個賣炭的老大爺。天氣寒冷,正是賣木炭的好時候。賣炭人看到他,拿起小錘子在一塊炭上敲了三下。沒有什么東西碰到木炭能發出這樣的聲音。

            賣炭的停下來,敲了三下,又敲了三下,又連續敲了三下。幾尺之外,有人拿著一個餛飩挑著擔子走出來,那人就這樣把餛飩的竹條敲在桿子上。這次是竹子碰撞的聲音。上官青影知道是召喚法,隨著賣糖葫蘆的小販進入小巷,來到一間大門漆黑的房子。三個人蹲在門口,用石灰粉刷墻壁??吹缴瞎偾嘤昂?,他們點了點頭,石灰刀在墻上劃了幾下,門開了。

            他走進院子和大廳。一個白人坐在大廳里,但他又高又瘦。雖然他坐著,但他的膝蓋比椅子還高。他面色蒼白,蓄著短胡須,急忙上前跪下說:“師父!”

            那人見他來了,十分高興,說:“你來得早,也沒有什么更好的了。本來想多花幾天時間教你一些武功的,但是昨天收到消息說太原有要事要我去處理。這次只能待一天?!彼唤樕缓?,臉上寫滿了失望。

            那人道:“青瑩,你在武則天面前成了紅人是最好的事。狄死后,朝中無人能左右女帝?!闭f到這里,我的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此人姓上官,名青瑩。被在帝宮協助調查此案的女相上官婉兒看中,此人極有才華。迪徐人杰死后,這才回到上官王宮。

            前幾天上官婉兒帶他去見皇上的時候,武則天一眼就看中了他,留下來陪他聽。雖然皇后現在在大廳里,但他不能像正常人一樣呆在宮里,所以皇后在內宮外面和任緒安門里面找了一個小宮殿讓他住。平時上朝不需要他,只要我審奏章的時候讓他幫忙就行了。

            現在皇帝老了,多日不上朝,也樂得清閑。

            這位中年人名叫楊金國,是原徐人杰屠場的老官員。之后棄文加入天賜門。他得到了前任領導的賞識,成為了領導。上官青瑩是在笛福認識的。

            楊金國從懷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冊子,說道:“這是我們學校練內功的基本方法。你要每天自己好好學習?!狈_小冊子,每一頁都畫著一幅肖像。畫像上布滿穴位,用細細的紅線連接,這是運氣的經絡。目前我已經教了練內功的方法和公式。上官青影學了不少內力,在最近的實踐中也有一些見解。他想和師父好好談一談,但是當他看到他看起來

            金揚花了兩個多小時才教會這套內功。上官青瑩也在疑惑的地方主動提問,但越問越疑惑。要是在平時,楊金狗早就注意到了異常。此時他有心事,卻覺得自己很精明,很快樂。他說:“真誠是我們功夫的第一要務。你和狄公一家在一起的時候,我感覺你還挺精明的。你今天看到的時候,應該每天都能看到。假以時日,必有大作為?!?

            上官青瑩答應了,雙手接過書,放在懷里,心里想著這內力。金揚勾看他的心,心下還想著別的事,便不打擾了。

            他內部修煉了幾個月,現在進步很快,楊金狗也經??渌胁湃A。經過最初的驚訝,現在我已經攢了很多題了。一邊想著,他一邊暗自慶幸,發現師父說的話雖然能管用,但總會有一口氣。我心想:“可能是第一次練,還是不熟練?!?

            這時,已經過了中午,金揚吩咐人和上官青瑩一起吃飯。上官青瑩在飯桌上還在想內力,話少了很多。楊戩暗暗稱贊,也不會怪他失禮。

            飯后,上官青嬰入宮,回到自己的房間??吹綍r間還早,我拿出楊金國的武學小冊子,按照秘笈盤腿而坐,練習起來。

            不知道練了多久,突然聽到有人開門的聲音,聽聲音。自然,這是宮女的花。立即停止練習,慢慢咽下嘴里冒出的白氣。睜開眼睛,正好看到花蕊推門進來。他們兩個已經熟門熟路,也不需要說太多,直接滾到了床上。直到她有了更多的性生活,她才被允許離開。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黃武沒有被傳喚,他很樂意安靜下來。他白天練內功書,晚上去和花做愛。

            這天,他正在練內功,忽然聽到外面有人喊:“上官大人!我以丞相的名義,給大人送冬春衣裳?!鄙瞎偾嘤奥牭铰曇?,認出打電話的人是上官婉兒家的家丁阿福。她不禁停頓了一下。

            一月入宮,只是因為武則天一句話,沒有官職。作為上官婉兒極其有才華的人,上官婉兒有時候會拿宮廷里的事情和他商量,但他并不是一個很親近的人。上官婉兒是一位偉大的大臣。他怎么能給他送衣服呢?

            他沒有想過,也不敢怠慢。他沖出來跪在地道里:“謝謝上官大人!”迎合

            福道:“上官大人請起?!比缓竺钇渌氯说溃骸疤нM去吧?!蹦前⒏J莻€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不知道他本來叫什么,府內職位高的叫他阿福,年紀小的叫他阿福伯。只見他身子瘦削,雖穿著厚厚的衣服,卻也如同枯樹一般,尤其是那雙手,枯瘦如柴,如同只有骨架一般。

              上官清影爬起來,看那箱子極大,看來這是把所有的家底都搬過來了,暗想:“這幾日皇帝都沒有召見我,難不成二人又商量了什么和我相關的事情?”笑著問道:“阿福伯,這是怎么回事?”阿福眉開眼笑道:“恭喜上官大人啦,您成了皇上面前的紅人,宰相大人也不得不給您面子呢?!鄙瞎偾逵靶闹厝徊皇侨绱?,口中卻說道:“豈敢豈敢?!?/p>

              阿福低聲道:“兄弟現在發達了,可不要忘了我們這些老哥哥們啊?!鄙瞎偾逵翱此m然面露微笑,只是臉上沒有絲毫的肉,如同僵尸一般,笑容中竟然有些可怕,登時恍然大悟:“糟糕!他們把我當成張昌宗和張易之那對兄弟了!”想起自己剛剛和武則天見面,她便賜了花蕊給自己?;ㄈ锶珶o少女羞澀之意,主動寬衣解帶。他正是血氣方剛,如何能抵擋如此誘惑,便如同干柴烈火一般。此時想起當時武皇賜花蕊給自己時的神情,頓覺不寒而栗。

              就在他神色恍惚間,大箱子已經被抬進屋中。阿福道:“眾位兄弟辛苦了,咱們就不要打擾上官大人了?!北娙她R聲道:“是!”上官清影取了些碎銀子分給眾人,眾人連連點頭,感激退去。

              阿福低聲問道:“清影,屋中沒旁人嗎?”上官清影搖了搖頭,看他神色嚴肅,已經不是剛剛那般笑盈盈的表情。

              阿福轉身把門關上,走到箱子面洽,右手撫在箱上,手指勾住箱栓,將箱子打開。這箱蓋頗為沉重,尋常人需雙手雙臂才能打開,卻被他一根手指抬起。

              上官清影吃了一驚,這招舉重若輕,著實厲害,知他是故意顯露這一手,當即明白他也是天刺門之人。

              只見箱子打開了,里面的衣服卻只有半箱,上官清影正起疑時,阿福將表面的衣服撥到一邊,俯下身子,輕輕抱了一團物事出來。

              上官清影看的清楚,竟然是個女人。

              阿福將那人橫抱起來。只見這人身子瘦小,一頭長發,卻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女,身穿薄薄單衫,雙目緊閉,一動也不動,只胸口微微起伏。此時天寒地凍,但箱子里有一層衣服包裹,并不十分寒冷。這時從箱子里出來,一股涼意傳來,少女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阿福道:“你的床在哪兒?”上官清影用眼神指向屋內。阿福將那女子抱進屋內,放到床上,將被子拉下給她蓋上,又將兩邊的床幃拉下,這才轉過身子。

              上官清影問道:“阿福伯,這是何意?”阿福道:“清影,這是武三思的孫女武隱隱,我們無意中將她擒獲,是掌門讓我把她送進來的?!鄙瞎偾逵耙宦犑俏淙嫉膶O女,當即留神,問道:“師父這是何意?”阿福道:“掌門他什么都沒說,只是讓屬下告訴你,一定要保她平安,關鍵時刻或有大用處?!?/p>

              上官清影暗想:“天刺門在洛陽城頗有勢力,若要將她藏起來,有的是地方,為何偏偏要藏在自己這里?自己雖然機緣巧合得到了皇帝的青睞,但她只要一句話自己便得立刻離宮。把人藏在這里豈不是更不安全?”

              阿??瓷瞎偾逵懊鏌o表情,正要告辭。上官清影忽然喝道:“阿福伯!你既然有能力把她送到這里,自然有方法把她藏好!你卻偏偏冒著極大的風險把她送到我這兒!我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子,就算不發生些什么,難免被人誤會,平白玷污了她的清白!你們這么做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阿福吃了一驚,過去他們雖然都在上官府上,也經常見面,但一個是處理一些雜事,一個是作為書童,交集并不多,所以也并不清楚對方是什么人。忙道:“清影!這我真的不清楚,只是陽堂主如此跟我說!”

              天賜門架構極為簡單,按照朝廷十道共分為十堂,各有堂主,有的還有副堂主,這陽堂主名為陽先領,乃是京畿道的堂主,掌管京畿所有門下弟子。除此之外,楊金勾也收了三名弟子,不屬于這十堂主之內,平日里由楊金勾親自掌管。其中一個弟子已經去世,還有一位平日里都跟隨楊金勾左右,一半是弟子,一半也是助手,唯有上官清影身份特殊,留守京城。

              上官清影道:“原來如此!”心中暗想:“不知道他們在謀劃什么,卻獨獨把我蒙在鼓里?!碑敿蠢淅涞恼f道:“你當真不知?”阿福道:“確實不知?!鄙瞎偾逵暗溃骸拔抑皇且唤闀?,上官大人竟然如此看得起,特意派人送衣物入宮??磥砦冶仨氁斆姘葜x上官大人了?!卑⒏D樕⑽⒁蛔?,說道:“我等都是同門中人,清影何必如此。再說了,上官大人日理萬機,如此小事,何必勞煩她?!鄙瞎偾逵暗溃骸拔胰缃裨诔凶鍪?,當真是步步驚心。稍有不慎,不止我性命堪憂,恐怕還會連累上官大人,我豈能不向她說明?!?/p>

              阿福忽然大笑道:“人都說清影你聰慧過人,今日一見名不虛傳?!鄙瞎偾逵暗溃骸鞍⒏2堉v?!卑⒏5溃骸八乔皬U太子李承乾的孫女,李芊兒。陽堂主探聽得知,前廢太子李承乾之孫李昶潛入洛陽,想伺機刺殺皇帝,助太子繼位。陽堂主覺此事風險過大,萬一失敗,不止太子之位不保,還會牽涉僅存不多的李氏后裔?!?/p>

              上官清影道:“原來如此!陽堂主擔心李昶未必會聽勸,故而綁架了他的妹妹,讓他們誤以為行蹤泄露,早日離開?!卑⒏PΦ溃骸罢?!”他雖然在笑,但他臉上幾乎沒有什么肉,笑起來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上官清影道:“我們在洛陽深耕多年,有許多地方可以將她藏起來,為何偏偏要藏到此處?”阿福道:“這個我作為屬下真的不知道。是陽堂主這樣安排,我就這樣做了。我在上官府中,行動還不如清影你方便?!鄙瞎偾逵爸浪f的是事實,只好說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為難阿福伯了?!卑⒏H缑纱笊?,連連點頭,道:“那我先里去了,清影小心?!?/p>

              待阿?;厝N房,上官清影忙閂上了門,又查看窗戶,一無縫隙,這才坐到床邊,將衣服收拾一番,他作為一個無品階之人,自然沒有仆人侍奉,自由自在的同時,許多事情還要自己親自做。好在他在上官府上也是一個人做,做起來并不困難。

              這些做完,天色尚早,想著晚上花蕊還要來,要把李芊兒藏起來。想著便來到床前,拉開帷幔,見她正睜著圓圓的眼睛,望著床頂,見上官清影過來,忙閉上眼睛。上官清影看她臉頰雪白,沒半分血色,長長的睫毛不住顫動,不知道是凍得還是怕的。不過淡眉細臉,雖然只有十幾歲,容顏十分俏麗,笑道:“我那些屬下不成器,讓你受驚了,十分抱歉。這些天你先在這里,我不會傷害你的?!?/p>

              嚴格說來阿福受命于陽先領,并不是他的手下,不過他身為掌門的弟子,身份自然高了半分,縱使他說是自己的手下,除了楊金勾,別人也不敢當面否決。

              李芊兒睜開眼來,瞧了他一眼,忙又閉上了眼睛。

              上官清影運指成風,在她胸前凌空一點,他是楊金勾親傳,雖然功力上不純熟,但阿福的點穴功夫豈在他的眼中,也不管是什么穴道,都應聲而解。

              李芊兒穴道被解,便要起來,但心中害怕,渾身無力。剛剛穴道被點還沒什么。如今穴道一解,身子不受控制,在被子里瑟瑟發抖。

              上官清影道:“天色已晚,你也餓了吧,起來吃點東西吧?!崩钴穬褐皇遣粍?。上官清影道:“我剛剛的武功你已經見過了,你是我的對手嗎?如果我真的要傷害你,又怎會給你解穴?”

              李芊兒想了片刻,覺得有理,緩緩睜開眼睛,看上官清影正坐在床邊看著他,臉刷的一紅,把輩子快速蓋在臉上。

              上官清影道:“你若害怕,我到門口守著,你起來吃飯?!闭f著便坐起身來,向外走去。

              過了一會兒,上官清影聽到床邊的聲音,李芊兒掀開被子,下地走到桌前。他雖然沒有回頭,但聽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嘆口氣道:“滿門忠烈,讓人贊嘆?!眲倓偹@幾步路,上官清影聽得步伐輕浮,顯然沒什么內功,不清楚為什么他們進宮行刺還要帶著個弱不禁風的女子。這時在門口被冷風一吹,忽然間就想清楚了:他們已經做好滿門被滅的準備,不打算再回廣元了。

              李芊兒好不容易打起了勇氣,這時聽他說話又被嚇了一跳,便要逃回床上,但雙腳被嚇得發軟,動彈不得。過了好久,看上官清影不回頭,這才仗著膽子說道:“謝謝!”她說話聲音很輕,若非上官清影現在內力已經頗有些修為,根本聽不到。

              上官清影本來想說:“李公子太低估女皇的手段了?!钡氲嚼钴穬阂粋€單純的小姑娘,可能現在都不知道她為什么一定跟著來洛陽,便不說了。

              李芊兒忽然怯生生的說道:“秦……秦公公,你……你不餓嗎?”在宮里的男人自然只有太監了,所以她以為上官清影也是太監。阿福一直叫他清影,誤以為他姓秦。

              上官清影只是一笑,說道:“你先吃吧,你吃完躲在被窩里我再吃,免得嚇到你了?!边^了很久,又聽到李芊兒說道:“你……我不怕了?!?/p>

              他話音剛落,就聽得屋外有人叫道:“上官公子,小人是太平公主府里的伴當,有事求見?!鄙瞎偾逵暗溃骸昂?!”然后轉身到他身邊低聲道:“有人來啦,你可別出聲。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這時二人挨的很近,李芊兒本想躲避,腳下卻如同被點了穴道一般,動彈不得,只是機械的搖了搖頭。上官清影道:“這里是皇宮大內,若是被人抓去了,皇帝必然把你賜給那些虎狼之人?!崩钴穬耗樕弦患t,眼光中露出恐懼之色,道:“你……你別去?!?/p>

              上官清影見這招有效,假裝沒聽到她最后一句話。便出去開門,門外是個三十來歲的仆人。向上官清影請安,恭恭敬敬地道:“小人是太平公主府里的。我們公主說,好久不見上官公子,很是掛念,今日設下宴會,請公子去府上喝酒嬉戲?!?/p>

              太平公主雖然嫁給了定王武攸暨,但一般都不稱呼他為王妃,還是稱呼她太平公主。

              上官清影欣然道:“好,這就去吧?!比缓蟊愀宦非巴ㄍ醺?。

            展開

            喜歡江湖無神的也喜歡

            1. 傳統武俠

            江湖無神關鍵詞

            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