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

<strike id="zvxfh"></strike>

<listing id="zvxfh"><span id="zvxfh"><delect id="zvxfh"></delect></span></listing>

<pre id="zvxfh"><form id="zvxfh"></form></pre>

      <dl id="zvxfh"><big id="zvxfh"></big></dl>

            您的位置 : 花生小說閱讀網 >小說庫 >東華長生路

            更新時間:2022-06-12 21:03:49

            東華長生路

            東華長生路

            來源:起點作者:中三圭分類:仙俠/幻想修仙上架日期:2022.06.10

            千山疊影翻云海,碧日長空落驚雷。男兒到死心不悔, 平妖蕩魔長生路。展開

            本書標簽:幻想修仙

            東華長生路角色介紹

            待補充

            東華長生路章節預覽

            六月的中午,酷熱難耐。

            幾個汗流浹背的少年,臉上寫滿了興奮,正沿著路邊稀疏的樹蔭打架,往東走。

            這群少年剛經過一座小橋邊的大壩,就發現一棵梧桐樹下,一個光著身子,黑皮膚,肉嫩的同伴,身下有幾片草葉,睡得正香。在離梧桐樹不遠的一條溝里,一只老水牛嘴里嚼著嫩草,正在水中愜意地爬行。

            這幾個人里,最胖的少年窄得可以,他扭到樹上大叫:“劉大!”

            熟睡的少年被嚇得渾身冒煙。他立刻雙手撐著坐起來,睜開迷蒙的眼睛看著大家??吹角懊娴娜硕甲吡酥?,少年一臉輕松,不愿意理會他們,放松了雙手,躺下來打了個盹。

            看到他的情況,胖子伸出雙手,直接把他拉了起來。他神秘地說:“劉達,你倆去弄點吃的。你和我們一起去嗎?”

            那個叫劉達的男孩心里有些意動,但還是不悅地說:“你去哪里偷雞摸狗?你想讓我做那個背黑鍋的小賊嗎?”

            劉達這個小男孩雖然不想和這群鄉下痞子為伍,但畢竟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小男孩。生活在這個國家,他一天只有早晚兩頓飯,怎么填飽肚子。幾代人都在這個村子里出生長大,但他們抬頭不低頭。家家都挺熟悉的。劉達心里很清楚,這些少年為了生計做過多少把戲。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為他們站崗幾次后,劉達擔心大禍臨頭,找各種理由推脫。沒想到他今天在這里,放牛,睡得很香,卻能被這些人找到。

            劉并不知道,但這次正好被他們碰上了,如果有天大的好處,那就有他的一份。

            其中一個和劉達一樣瘦的少年蹲下身子,神秘地對劉達說:“劉達,二道壩的老龍潭你知道嗎?”

            劉拍了一下他的胳膊,語氣不善地把他叫了回來:“徐二來,你今天是不是成傻子了?這前后有三個洼地。除了三兩歲不懂事的孩子,誰不知道老龍潭在哪里?”

            據說這個老龍潭在當地很有名氣,但需要詳細說明。

            青少年居住的村莊叫中瓦村,往南幾英里是前瓦村,往北幾英里是后瓦村,正東方向100多英尺寬的何穗河。

            相傳,幾十萬年前的一場災難后,突然暴富的劉姓三兄弟從三十多里外的泗水縣一個破舊的家庭手中買下了房產,各自分了一個村子,供后人繁衍后代。

            這個地方是方圓方圓幾十英里內最低的地方,因此得名“洼地”。

            劉達雖然是三祖的嫡系子孫,但是這么多年過去了,三莊經歷了很多戰亂和災難,已經到了他父親的手里,卻只有十畝水田和三四畝旱田。

            如今,除了劉氏家族,誰還在乎這些腐朽的往事?各家說的最多的,也只有位于中瓦村的這個老龍潭的神奇之處。

            中瓦村西端是各種院落和旱田所在地,有些稀疏;村東頭有上千畝的優良水田,縱橫交錯的樓房,也不知道分成了多少小塊,但是沒有一個愿意在這里建房。然而,在方圓有三四十英尺長的老龍潭位于其中,這是相當突兀的。

            據傳聞,當初收購了中瓦地的劉老二,看到這深潭占了不少面積,覺得可惜,就想把水平整為良田。

            可是請了二三十個人去打水,半個月了,也不見池底。還有幫手的傳聞。取水時,他們經??吹酵按旨毜凝堅诔剡呌问?,讓人恐慌。沒人敢再干了,就不填深潭了。

            在以后的歲月里,不管這里有多干,這個深潭里總會有多余的水,即使用扔石頭綁繩子來量,我也不知道有多深。

            后人有傳言說,深潭可能連接東部的何穗河,或者小龍的地下宮殿。更有甚者,他們認為深潭可能連接著九幽地獄。此外,一些愿意在水中游蕩的人物也找不到他們的尸體,這讓人相信這個池子非同尋常。

            所以在以前,除非是大旱之年需要來這里打水,除了少數靠近這個水池和水田的家庭,一般不會有人靠近這里?;蛘呱倌昕拷@里被發現,回家就要被板子打。

            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這個池子被冠上了老龍潭的名號,一直流傳至今。

            叫第二個名字的男孩并不惱火,繼續自言自語道:“我舅舅家在老龍潭附近有塊水田,你是知道的。今天早上,我叔叔去湖邊給稻田拔草。他剛摸到一些草,就聽到老龍潭里有很大的響聲。他走近一看,池子里沒有聲音。我正要轉身繼續拔草,突然有什么東西從池子里跳出來,掉進了他的地里。你猜怎么著?”

            劉的大低眉假裝沉思了半個小時。他抬頭對徐二說:“是不是有一條十尺長的老龍從池子里跳出來,一口就把你叔叔吞了?”巴畢又從他嘴里傳來了笑聲。

            而許聞言氣的夠嗆,舉起拳頭就要揍他。

            胖子把劉達蓋上,拉著正在罵人的徐二來,指著半坐在地上的劉達說:“我好心告訴你,你卻罵別人。要不是你這個懶雜種在這里睡了半天,說不定他是莊子里一個知道徐大爺抓了一條大的人?!?

            劉達中午不想和這兩個人抬杠,空著肚子,忍受著酷熱。他轉向身后的幾個人,問道:“許叔叔拿回了什么寶貝?”

            其中一個少年剛要開口,胖少年脫口而出:“是一條大鯉魚,長不出我的身體!”

            “好在這幾天陽光明媚,地里的水也不深。我叔叔花了半天時間用石頭錘那條大魚。后來他們給我爸打電話,卻用扁擔扛回家了。我知道后,上個星期就馬上叫我哥一起去看了?!逼浯?,許的臉上還流露出一種媚態。

            “胖哥,這條大魚其實需要兩個大人來扛。不是比你胖很多嗎?你身上肯定有油水?”

            胖子聽劉達說完,愣了半個小時,

            俯身按住劉大,便要揍他。

              劉大趕緊雙手撐住胖少年的胳膊,連聲服軟:“周哥,周哥,錯了錯了?!?/p>

              見胖少年不是真欲打他,劉大又疑惑問道:“胖哥,這大貨都被徐大爺抬回家去了,你還喚我干啥去?”

              “我大爺說聽得好幾聲水響,那潭里肯定還有其他大魚。周哥喊上我們哥幾個去潭邊轉一轉。尋著一條半尾,就帶回來烤了分吃掉。若是沒有,就在潭子里趟個水,舒服半晌也好?!?/p>

              劉大鄙視地看著徐二來說道:“那個鬼地方,就你這膽魄,還敢進去趟水?就算你沒被潭子里的老龍吞了,只怕也游不了幾丈出去就被嚇死了?!?/p>

              徐二來頓時被嗆得滿面通紅,只得硬著頭皮狠狠地回嗆:“好你個黑皮劉大,咱今日就在兄弟們面前打個賭,看誰先在潭中游個來回,你可敢?”

              “你這人說話不甚作數,與你賭斗有啥益處?再說了,你沒見我家老牛還趴在那邊溝中么。把我家老牛伺候好了,多為我家犁幾畝地,也能讓我家春耕秋收的時候少出幾分力,哪有空陪你去瀟灑?”

              “你這破落戶,不敢就是不敢。找這許多借口作何?虧我平時還當你是個機智人物,沒成想只是憑口舌之利的狡辯之徒。難怪你家一代不如一代?!?/p>

              這三洼之地,之前確實為劉氏一家所得,祖上頗為榮耀富貴。只是家族衰敗乃是天時命數,其中緣由又如何能夠說盡?只是這恥辱,哪怕過了千年,作為后代,都是要背負的。絕非眼前徐二來一人,其他幾少年,幾乎莊上所有其他姓氏之人,但凡了解此地之由來,都會將他劉氏這門過往,當作笑談,說與他人。

              劉大眼中冒火,指著徐二來大聲喝道:“你這鱉孫,既只我水性與你乃是天上地下。今日激我與你賭斗,那我便與你賭上一回。你想做那潭底老龍的肉食,我便成全與你。只是這賭斗口說無憑,你平時又沒幾個大錢,如何得算?”

              徐二來沒預料劉大被自己撩撥起了性子,真會答應與自己賭斗。被劉大說破自己身無財物,徐二來只得看向身邊周姓胖少年。這胖少年與他從小就一起廝混,如何不知他所為何意,此時竟打算作壁上觀。

              徐二來又轉身問向身后幾個少年:“幾位弟弟可曾帶了錢貨?”

              這幾人只是搖頭,并不答話。

              徐二來陰沉著黑臉,看了看仿若笑話自己的幾人,右手慢慢伸進葛衣袋中,手中攥緊一物,抽了出來。隨即對劉大說道:“這顆珍珠乃是從我大爺分我家那塊魚腹中所得,應該能換不少銀錢。你又拿什么來賭?”

              劉大被他拿出來的僅比雞蛋小上少許的珍珠唬了一大跳。待靠上前仔細看了片刻,便對著其他幾位正在觀看的少年疑惑地問道:“我雖沒見過此種寶物,前幾年在夫子那里啟蒙識字時,也聽得夫子說過,珍珠應該是珠圓玉潤,潔白無瑕。他手中這個珠子,白中泛黃,色澤比周哥脖子上那塊老玉都差上好多。估計不是甚寶物,也就能換幾個大錢。你們覺得是不是?”

              周姓胖少年從徐二來手中直接抓起珠子,走出樹蔭底下,對著火辣辣的日頭望了片刻,回身對眾人說道:“這珠子里面好似還有一絲紅色,像這類雜色之物,確實賣不了大價錢”。說完便將珠子還給了徐二來。

              眾人見胖少年物歸原主,似是心領神會一般,明白這珠子真要是值錢的寶物,已經被他用百般借口吞沒了。

              徐二來又如何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此時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只得辯說道:“即使此物換不到多少銀兩,幾個大錢還是值得,正好用作彩頭。幾位兄弟覺得如何?”在場眾人,除了劉大,都覺得非常合適,紛紛讓劉大不要再推三阻四。

              劉大思量片刻,走上前拿起珠子又仔細端詳了一番才說道:“這珠子若是不值銀錢,于你我無什用處,姑且贏回去給我家小弟耍耍。只是我怕你出爾反爾,不會愿賭服輸。如是你愿意將此物交于我身上保管,贏了此物歸我,輸了我再加三個大錢給你。你看可行?”

              周姓胖少年雙手一拍叫好:“以劉大的品行,我覺得此事無妨?!逼渌藥兹艘捕技娂姂?。

              徐二來看見胖少年對他試了個眼色,便也就出口答應下來。只是嫌三個大錢太少,要加到五個。

              劉大想都沒想就應承下來,反正在他看來,這徐二來是必輸無疑的。只見他輕身跳起,拿下掛在梧桐樹枝上的葛衣,轉身向溝里的老牛走去。

              眾人知道他要將自家老牛帶上,也就不再他言,只催促他快些手腳。

              這年景,哪個半大少年閑時不是幫家里或是莊里的大戶放牛?自是知道這些老牛的價值,哪敢有絲毫的閃失。

              少傾,驕陽炙烤的道路邊上,幾個少年依舊勾肩搭背的向東而行。跟在他們身后不遠處,則是多了另外一個少年,手中還牽著一頭老牛。

              老龍潭也就隔著幾里路,按照這些少年活脫的腳程,只需不到小半個時辰便能趕到。只是被劉大牽著的那頭老牛耽擱,耗了不少時分。待幾人趕到老龍潭邊上,眾人都已汗流如注。

              這盛夏午時,農人們都是三三倆倆躺在埂壩的樹蔭下,要么閑話,要么午睡。潭子周圍的水田里,沒見著一個大人。眾人如何能忍受住潭水的誘惑,片刻便脫了精光,跳了下去,哪里還去管潭中是否有老龍盤踞。

              劉大將老牛牽到那條老龍潭的引水溝中,脫光衣物放到一塊大石塊上,也趟進了水里。潭中之水確實清涼,下水過了片刻時分,便覺渾身舒暢不已。

              潭邊多生水草蘆葦,只有南側一小片被清理出來方便引水,幾人靠著這潭邊丈許打鬧,也是頗覺愜意。

              劉大邊搓著身上的油膩子,邊聽著這些憨貨吹噓,說到偷看鄰村小娘子別家小媳婦洗澡之處,更是眉飛色舞。此時若是讓他們摸上兩把,即使淹死在這潭子里也是愿意的。他也不摻和插話,頭枕著潭邊的水草上,閉著雙眼,半浮著身子,慢慢有了困倦之意。

              忽然,一雙手抓住劉大的雙腳,往前一拉;又一雙手抵在他的腹部,猛地往下一按,整個身子都被沒入了水中。劉大頃刻間就知道遭了戲耍,趕緊踢著雙腳,撲騰著雙手,想要浮出水面。這兩人哪里能夠如他所愿,反而更加用力的制住他。

              劉大情知他們使出如此手段,必是想要他嗆上幾口水才肯放過他。心中一狠,一只手摸到身側的嫩肉,往下一探,果然摸到此人的命根,幾根手指狠狠地揪住不放。那人瞬間吃痛,怪叫一聲,哪里還會繼續按住他的腹胸,兩只手收回就要去抓劉大的那只手。劉大上半身子沒了施壓,立刻縮回手,兩手用力劃水,頭終于出了水面。抓住雙腳之人還在錯愕,劉大腰上一用力,上半身子已經欺到他面前。

              劉大此時面上的渾水還在滴落,看不清此人面目,兇戾之心四起,也不管后果如何,照著此人面門,咣咣就是兩拳。那人面部受了兩拳,疼痛不已,方才收了雙手,去捂住面目。

              劉大手腳終于得了自由,哪里還敢繼續呆在這潭中,匆匆躥到岸上,驚悸不已的觀察潭中的情形。

              只見那周姓胖少年在潭邊不遠處捂住襠下連連抽氣,另一名姓張的少年則是不停地揉著臉面,其他幾人都是面面相覷。

              劉大心中火氣還是沒有平復,大罵:“你們這兩龜孫,趁我不備,暗算于我,虧我平時還以兄弟與你們相交,實在是下作。以后你們干甚與我無關,也莫要騷擾于我?!闭f完就要穿衣離開。

              徐二來此時卻突然躥到岸上,拽住他一只手說:“劉大,你不能走!咱倆之前賭斗還沒完,你若不愿繼續,便將珠子和五個大錢給我即可?!?/p>

              劉大聽完此言,方才醒悟過來。這幾人原來一路上就在算計他,若是讓他嗆上幾口水,胸腹難受,必定沒了氣力,再進行賭斗必輸無疑,端的是好計謀。這徐二來剛才沒有上手,只怕也在他們算計之中,好讓他此時找不出反悔的理由。

              只是他們沒料到,劉大臨危不亂,倉促間使了一套下三濫的手段,才沒有著了他們的路數。

              如此境地,劉大若是退卻了,讓他自覺失了臉面,本來有理卻變成了無理。況且他也沒有嗆水,此時斗水,必定還是他贏。

              劉大開口便說:“剛才胖哥和張三暗算我,我定是不敢再信了。你們其他幾人在潭中,難免還會使些無恥手段。我與二來兄弟賭斗,乃是我二人之事,你們定不能進入這潭中半步。如此可否?”

              周姓胖少年捂著襠部爬到潭邊,扭曲著臉面,齜著牙說:“劉大,你這潑皮下手可真狠。若是再下些死力,我爹今晚必定打到你家去?!庇洲D身對還在潭中的幾人:“你們幾個潑皮還不快上來,把這大潭子讓給劉大和徐二比試?!?/p>

              劉大看著幾人陸續從潭中出來,心中忌憚去了幾分。思忖片刻,走向衣物處拿出那個珠子,竟直接含入了口中。他也不多言,赤條條地站到了潭邊。

              “真是破落戶!”

              劉大哪里還會理會耳邊不斷出現的暗諷之言。

            展開

            喜歡東華長生路的也喜歡

            1. 幻想修仙
            学生强伦姧老师在线观看国产,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多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